上海天天彩开奖视频

1922年青島的大事件:招撫匪首孫百萬

2019-01-14 15:29來源:青島日報/青島觀/青報網作者:劉宗偉

新聞熱線:0532-82863300

  編者按

  2018年12月10日,為紀念青島主權自日本占領者手中回歸96周年,本報刊發《“接收青島”:云詭波譎的日子》,不少讀者或電話,或微信,咨詢綁架案發生的來龍去脈以及匪首孫百萬的去向、結局。因“接收青島”一文注重全景式解密還原青島主權回歸細節,對孫百萬綁架案寥寥數筆帶過。本報今日特刊發《招撫匪首孫百萬》一文,以饗讀者。

  在警員嚴重不足且缺少槍支彈藥的窘境下,招撫孫百萬自然成了最無奈、也是最可行的策略。

  雖被“招安”漂白了身份且官袍加身,但在膠澳行政公署人員眼中,孫氏的罪惡仍未徹底洗掉,他沒有獲得信任,即使調離了青島,仍像從前那樣被視為危險分子,時時接受警員的秘密盯梢。

  身份成謎

  對于匪首孫百萬之行狀,青島市檔案系統目前尚無記載。坊間傳言頗多,但終不可考。

  孫百萬綁架隋石卿、茅少甫案發后,媒體報道時均沒有涉及其籍貫、年齡、履歷等情形,唯一提及的是,孫百萬是盤踞青島附近的三股土匪之一。

  青島土匪分為三派:一為居正派,即居正前在山東起事時所召集之土匪,而今仍遺留山東者,此派即以孫百萬為頭目;二為馬良派,即馬良于直皖戰爭失敗后所遺下之潰兵;三為張宗昌派,此派分子最雜,全因張宗昌在東三省召集之胡匪,且暗中有某國之援助,潛伏青島市中,以圖擾亂治安。魯案交涉開始而后,此三派之土匪乃有張宗昌派受某國之指使,聯為一氣,而公推孫百萬為領袖云。

  2000年青島市政協文史委編輯出版的《青島文史擷英》一書中,有曾在《膠澳日報》擔任編輯的李萼的回憶:1926年,孫百萬的得力干將馬文龍任膠濟鐵路警務處長時,李曾以記者的身份訪問過他,因此對孫、馬有所了解——孫百萬及部下系居正在山東起事討伐袁世凱時招募的東北“馬賊”。

  1915年12月,袁世凱稱帝,遠在廣州的孫中山遂派居正、朱霽青到山東組織成立東北討袁軍。在日本人幫助下,居正等人在青島招募兵士數千人后,又從東北招來三四千“馬賊”參加作戰。次年6月6日,袁世凱憂憤而死,討袁戰事偃旗息鼓,山東軍閥收編了地方武裝,一些“馬賊”不愿被招安,便竄回東北老巢。孫百萬、馬文龍是這幫“馬賊”中的小頭目,沒有來得及跟隨大隊人馬回竄,于是帶著少數人跑到大珠山、小珠山、薛家島、水靈山島一帶,重操綁架勒索的舊業,并不斷吸收當地土匪,很快發展成了一支有2000人左右的隊伍。兵多糧足后,活動范圍擴展到了嶗山附近。

  1924年10月13日,《申報》報道稱,孫百萬與奉軍關系密切,與張宗昌交誼尤厚:“壬戌直奉之役(即1922年4月28日至5月5日第一次直奉戰爭 記者注),爾時張宗昌、吳光新、馬良俱潛青島,孫百萬亦正在大珠山附近嘯聚,嗣即受張宗昌委任為建國軍第一路司令。后奉系兵敗,張逃匿。”

  這則報道還提及了孫百萬盤踞的巢穴——大珠山,稱之不啻于1923年曾制造震驚中外的臨城火車大劫案的土匪孫美瑤部所盤踞的魯南抱犢崮。“青島海面之大珠山及諸城馬爾山(注:應為馬耳山),自民國三年至今,胡匪久已據為巢穴,其險峻易守,蓋不啻第二抱犢崮,而萬壑叢難,羊腸曲折,則又過之,圍剿之難,可想而知。”

  “險峻易守,圍剿之難”,無疑成為膠澳商埠督辦公署最終招撫孫百萬的理由之一。

1.jpg

  ■孫百萬

  記者在1924年4月出版的青島第一部新聞圖片集——《接收青島紀念寫真》中見過孫百萬的半身照片,他身著戎裝,面容清矍,神色冷峻,鼻梁高挺,但眼睛小且微閉,上嘴唇上還留著民國初期軍人特有的仿照西洋軍人的上翹胡須。這一形象,與想象中粗獷、彪悍的綠林好漢有些出入。

  因為身穿北洋時期標準軍服,這張照片顯然是孫氏被招撫后所拍攝的。

  日占青島近八年之久,經過長達5個多月唇槍舌劍(山東“懸案”中日交涉),青島行政權終將回歸,舉國上下可謂揚眉吐氣,奔走相告。在這一重要節點、大是大非面前,游走江湖多年的孫百萬,焉能不識大體、明大義?其置民族利益和個人聲譽、尊嚴于不顧,甘愿接受日本人唆使,公然綁架青島商界大亨、山東督軍特使,為青島行政權交接設置障礙、制造混亂,背后必有隱情。是換得錢財以招兵買馬、搶奪地盤,還是有其他政治圖謀?目前尚沒有檔案證實。

  李萼的說法是,“據說,孫百萬拿到了日本人一筆20萬元的巨款”。

  討價還價

  “匪首孫百萬綁架案”,著實讓北洋政府、山東軍民政權、膠澳商埠督署乃至青島民眾、中外媒體“頗堪駭異”,在警員嚴重不足且缺少槍支彈藥的窘境下,招撫自然成了最無奈、也是最可行的策略。

  對于招撫孫百萬,濟南出現了兩種不同的聲音:

  一是以參議田鳳來為代表,極力主張青島土匪必須盡快收撫,否則,“接收之日青市糜爛必在意料之中”,進而言之,如果損害到青島日商、英商、美商的利益,還容易引發國際爭端,雙方交涉又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二是濟南大多數民眾,認為政府讓步土匪有失威權,“對招撫做法頗為不滿”。

  最終,考慮青島接收大局,山東省長熊炳琦準備采納田中玉的建議,“酌為收撫,惟具體辦法尚未擬出。”

  《大公報》報道:12月6日晚,熊炳琦在省署主持召開特別會議,列席者皆為各機關重要人員,并定于日內請省議會、教育會、商會、報界、聯合會各推薦代表一人參與會議,共同商討接收青島與招撫土匪的辦法。

  招撫策略正中孫百萬下懷。孫氏獅子大開口,既要大把撈錢,又要攬權,否則,變本加厲,綁架接收要員、放火燒搶市面,再造惡性事端。12月7日,《晨報》以《青島土匪猖獗至此耶 要求招撫費五十萬元 自任維持青島治安》為題,報道了這一新聞。

  昨據京中某機關青島方面駭人聽聞之電告,謂:青島土匪于公然保護下,已完全武裝,密布街市,膠濟沿線亦秘密配布。設總司令部于東華旅社,出入武裝,各處稽查,并提出要求各項:招撫費五十萬元;青島治安由匪維持,不準中國軍隊進入膠澳,嗣后亦然;中國政府擬運入之軍械,交與彼。等等。并稱至本月10日為期,如過期不允要求,則現將辦理接收重要職員綁架去,并燒搶市面……

  次日,《大公報》報道:據最近消息,謂匪徒方面又竟公然要求:須將一千人加入駐青軍隊,其余則需款十四萬元方允遣散。故目下青市居民仍異常驚恐。濟南總商會等團體因此通電北京政府,鑒求援救。

  不難想象,如同一處赤裸裸的交易,熊炳琦的代表與孫百萬就招撫條件繼續討價還價,爭執不休,因為無果,媒體一時沉默。

  12月11日,《申報》三版刊發《孫匪有受撫說》,足以讓民眾驚恐的神經松弛下來。

  斯時,山東駐軍、省長護衛、海軍陸戰隊等已在青島集結,王正廷、熊炳琦等人的腰板陡然硬了起來——若不接受招撫,又要橫行麇亂青島市面,必痛剿。茲摘錄如下:

  上月底,匪首孫百萬架去之茅少甫處長與隋石卿會長,經熊省長特派代表與孫百萬磋商之結果,已于昨日釋放回來。據督辦公署傳出消息,此次熊省長所派之代表與孫百萬磋商,其條件為:如退出青島,允于接收后位置其首領。至于匪眾則改編為保安隊;若必欲橫行,則即麇亂青島市面,亦必痛剿,請孫百萬考慮。孫本不愿受招撫,而首領之中馬文龍頗識大體,以國家為重,故堅決要孫釋放茅、隋二人,并同時退出青島。現孫百萬已退至沙子口。

  為證實新聞的準確性,《大公報》同時刊登獲釋的隋石卿致省議會、商會等各團體的感謝電:

  熙麟(注:隋石卿字熙麟)不幸,忽逢意外,重蒙諸公關垂備至,感紉萬分。今幸仰賴福庇,安全回寓,知辱存注,謹此奉聞,并鳴謝悃,敬維公鑒。隋熙麟叩。陽。

  對于招撫孫百萬,心照不宣,日本方面也在多渠道收集信息,并揣摩、研判:

  11日晚間,熊炳琦偕同陳干等在熊氏宅中約見匪首孫百萬、副司令張顯才及前次被架之隋石卿等,商議收撫,聞大致業得妥洽。接收后潛入市內之土匪,均于即夜收容于臺西鎮內。至收撫條件,據濟南函謂:系將孫百萬部土匪編為民軍,共分三大隊,每隊250人,即以孫為民軍司令,外給招撫費十萬,遣散未經收編之匪徒,該民軍編制完竣后,即駐扎青島內外,保持各鄉治安。

  惟另一消息,謂孫百萬部共一千五百余人,收編數目只限一營,其余悉數遣散,由孫負責,以后不準再擾亂治安。孫刻下尚在躊躇之中。

  前一信息系青島專電報告,后者則由商人方面所得,大概孫之就撫確系實情也。

  12月30日,《晨報》二版刊登了日本國內紛傳的“青島接收后之種種消息”,招撫孫百萬排在了第二條:“土匪頭目孫百萬已與中國當局方面成立妥協,今后即以彼之所部擔任青島警備之說,我輩亦有所聞,但果否屬實尚有疑問。但今后彼等無論如何騷擾,巡警方面合以日本供給之軍械,已共有槍支四千,土匪方面不過其十分之一,自不成何等問題。”

  威權不再

  《接收青島紀念寫真》載,孫百萬及部屬被改編為膠東游擊隊,共分四營,以孫百萬為司令,馬文龍、董海亭、杜子章、于海清等四人為營長,其大隊悉數駐沙子口一帶,只在青島市區芝罘路設立稽查處。

  青島市檔案館現存檔案史料證實:“易幟”改編的膠東游擊隊及其司令孫百萬處處受制約,風光和威權已不再。

2.jpg

  ■孫百萬任職的膠東游擊隊司令部。

  1923年1月13日,膠澳商埠警察廳發布第83號訓令——“孫百萬自改編后自負地方治安不法之徒借其名義行騙的訓令”中,有一段可視為孫百萬招撫后表態的文字:“既經改編收歸國有,地方治安同負其責,鄙人一介庸愚,粗明大義,自改編后,對于部伍業經嚴加訓導,諭之以利害,勵之以名節,身為公家之祿,應懷報國之義,忠信為先,毋蹈故轍。”

  訓令中同時顯現,膠澳商埠督辦公署對孫百萬及部下的表現尚算滿意:“幸該軍官等洗心革面,尚知自新,彼此互相勸誠,咸愿服從命令,保衛商民,以贖前愆,以盡職責。”

  即使這樣,第83號訓令還是話鋒一轉:“特恐賢愚不一,鞭長莫及,假借敝軍名義,藉以招搖。近查,膠澳市內時有股壞黨徒便衣持械,發生搶案,若不協捕緝拿,影響敝軍名譽。”為此,訓令要求“查照即布飭令,各警認真偵查,務獲究辦。倘案犯實系敝軍,更乞示知,以便責懲。”

  三天后,膠澳商埠督辦公署就駐防區域給膠東游擊隊司令孫百萬下達訓令,稱:既經編制完竣,所有駐扎區域應即相度地形,扼要分駐,以重防務。茲隨令發給地圖十張,圖內圈有紅線。凡紅線以內各地方,皆可酌量駐扎。合行令仰該司令查照,迅將該隊應駐地點明白規定,呈報核奪。勿延 切切 此令。

  另外,從現存檔案史料看出,招安初期的孫百萬及部屬頗受冷遇,連日常生活開支都要靠自己借貸。是青島行政權交接初期百廢待興,膠澳督署無暇顧及?還是故意為之,以此為“殺威棒”,打壓這伙匪徒的痞氣、戾氣,使其乖乖就范?或者,兩者兼而有之。

  1923年1月中旬,孫百萬以謙卑甚至帶有幾分哀求的語氣,向膠澳督辦熊炳琦呈文請酌發給養費。茲完整地抄錄如下:

  省憲諭令撫編成軍,所有一千五百余人俱各守分,靜待候命,計達四十余日,始蒙點驗。期間,所需凡米柴類皆從旁措借,總計八千元,于上歲十二月十九日呈請酌發給養費在案,至(一月)二十七日旋蒙飭領大洋六千元,償還外尚欠二千元有奇。茲值年關,亟應歸還,但點金乏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迫出無奈,是以不揣冒昧續懇鑒核恩準。

  對孫百萬的呈文,2月24日,經熊炳琦同意,膠澳督署總務處即通知“游擊隊司令孫百萬領給養費二千元,請填發放通知單。”

  孫百萬仰人鼻息,還表現在為遣散回原籍的弟兄們爭取恩餉和護照上。

  1923年1月初,孫百萬上書熊炳琦:職軍既荷改編收歸國有,所余遣散回籍兵士自應通飭各營,造報轉呈以憑核奪。茲查,該營連花名詳細注冊刻已造齊,呈送到職部,當即核對無訛,計算總數共三百二十九名,為此,理合備文呈報憲臺查照備案,即希照發恩餉護照,俾得刻日遣歸(附遣散回籍兵士清冊一份)。

  呈文如石沉海。1月23日,孫百萬再度上書:“遣散余兵業經呈報,數目、名冊再按,頃蒙憲臺深仁厚澤,派員點驗頒發恩餉護照,著令回籍安度。謹呈省長兼膠澳督辦熊。”

  27日,膠澳商埠督辦公署下發指令119號:“所請發給恩餉尚屬可行。仰即備印領呈候核發,但赴總務處領取可也。此令。”

  27日即陰歷臘月十一,為讓弟兄們盡快帶著恩餉回東北老家過年,孫百萬找到了負責發放的督辦公署總務處。事后,一頗明事理、名叫孟總皋的職員向總務處長建議“盡快發放恩餉”。

  建議案稱,游擊隊孫司令來處面陳,該隊列入遣散之人現在困苦異常,該司令既無約束之范圍,又無供給之餉糧,若任其便衣游行,似宜早日資遣為上。所在名冊呈報多日,想必籌備已齊,懇為轉求,鼎力周旋,恩餉早發一日即可早放一日之心,倘其再行勾留,則在我活活有詞矣,此種情形確為允發,亟望我公早為謀,且于地方治安大有裨益。是否有發,尚希鈞裁。

  這份建議案的左下,是總務處長的批示:“即令其備具印領于星期一日來置領款”。

  調駐坊子

  根據李萼的說法,孫百萬的被招安破壞了日本人阻撓青島行政權回歸的陰謀,駐青日人懷恨在心,便設下圈套,對孫百萬的膠東游擊隊制造麻煩,為避免事態惡化,膠澳商埠督辦公署“調虎離山”,孫百萬率部駐守坊子。

  1923年3月,《申報》給出的說法則是,由土匪變身的膠東游擊隊,“坐食日久,不覺髀肉復生,十字街頭,實行游擊主義,乃與日警發生沖突,竟被迫移駐市外。當至(郊區)滄口,幾與保安隊對壘”,鑒于此,不堪其擾的膠澳商埠督署乃調之駐扎坊子。

  《接收青島紀念寫真》載,“1923年2月24日,熊炳琦督辦將該隊全數調駐坊子。”

  調駐坊子前,2月13日,孫百萬向膠澳督署呈文申請二月份軍餉。呈文清晰地記錄,此時,膠東游擊隊有兵員1229名,共領公餉11541元整。2月9日,他還向督辦公署領到了所購買的五匹馬及馬鞍、馬掌共計大洋598元的報銷款。

3.jpg

  ■孫百萬領取給養費的通知書。

  離開青島時,山東省長兼膠澳商埠督辦熊炳琦撥給孫百萬及部屬大洋三千元:“省長面諭,令職部開往坊子駐扎,并發給開拔費洋三千元,遵即傳知告營連,著手預備聽候定期開拔,除將開拔費業領到分發外,理合備文補具印領呈請。”

  孫百萬及其弟兄們雖已調駐二百里之外的坊子,但膠澳商埠督署的官員們卻未能一勞永逸,換來清凈,因為膠東游擊隊時常來青騷擾、滋事。

  1923年4月20日,膠澳商埠警察廳下發《關于查處擅自來青膠東游擊隊官兵的令》,文中稱:“茲奉督辦公署第四三四號指令,呈悉,查游擊隊早經調駐坊子,非因公務,何得擅離汛地?嗣后該隊官長目兵因公到青,應先赴該廳報到,以資稽核。如查未經報告任意攜槍招搖過市者,著即派警嚴拿,呈候核辦。仰即轉飭所屬一體遵照可也。”

  對來青的膠東游擊隊人員的盤查,膠澳商埠警察廳對誰都不放過,包括身為司令的孫百萬。

  這份“關于游擊司令孫百萬由坊子來青住甘肅路已派長警調查的呈文”,就是很好的例證。茲抄錄如下:

  (1923年)五月三十一日晚八點半,據巡官高慶云報告,游擊司令孫百萬由坊子來青。是晚九時下車,帶護兵七名,赴甘肅路住宅。署長聞報,當派巡長王萬林、秦維濟巡警孫象延等前往該處詳細調查始終情形。旋據該長警先后報稱,孫百萬公館無甚舉動,除飭該管第六分駐所巡官孫洪升并長警等隨時調查呈報外,理合備文呈報。廳長鑒核。

  在這則呈文的第二頁,是相關人員的批示:“仍需隨時注意 杰”。

  終遭遣散

  1924年5月4日,《申報》刊發《魯當局注意孫百萬部行動》一文。此時,對膠東游擊隊的戒備,已不只是膠澳商埠,還有山東省署。

  文中稱,“該隊自移駐坊子以后,詐財搶劫,時有所聞。至今竟愈鬧愈兇,匪性大發。近來膠濟沿線之架票案,幾多與該隊有關;即軍警林立之青島,亦時有該隊兵士之蹤跡。近日,青島搶案累累,人多疑該隊兵士所為。現青島警廳對該隊來青之兵士,盤詰甚嚴,如無護照,即從嚴究辦。”

  從該文可看出,膠東游擊隊“詐財搶劫”“匪性大發”主要原因在于孫百萬手腕不強硬,難以駕馭強悍的弟兄——

  因孫素非其部下所愛戴,對于孫氏命令決不能絕對服從,因此,孫氏約束部下頗有寬嚴皆難之苦。寬則匪態畢露,有玷軍聲;嚴則激起內變,無法收拾。初尚懲辦幾次,然屢辦屢起內訌,稍拂眾意輒思用武,因此,孫氏亦即敷衍了事,得過且過,不敢輕言軍規矣。

  孫百萬懦弱屈從,弟兄們則肆無忌憚,坊子一帶謠言紛起。“有謂該隊俟青紗帳起,將再干舊日生活。”

  5日,《申報》報道稱:“(膠東游擊隊)近又無端勒索安丘劉家廟莊洋萬余元、徐家廟莊洋八千元,駐防該地陸軍不敢過問。”

  對于養癰成患的膠東游擊隊,山東當局不得不“益加注意”:“近已由諸城、平度、雙羊店調遣大部軍隊,分布于膠濟鐵路之丈嶺、張店、二十里堡、蛤蟆屯各站,嚴密布防,以便監視該軍行動,萬一有變,亦不難武力平定也。”

  就在山東當局為膠東游擊隊頗費腦筋時,遠在洛陽的直魯豫巡閱使吳佩孚給出了解決之道——遣散——“既安閭閻,又節餉需”,可謂“一石二鳥”。

  《申報》報道稱,吳佩孚在洛陽電告山東督軍鄭士琦、山東省長熊炳琦,“謂該軍隊每年需軍餉二十余萬元,山東省庫奇窘,供給為難。務速設法遣散(膠東游擊隊)。”

  接到吳佩孚電報后,鄭士琦、熊炳琦加緊行動——

  一面電調駐諸城之胡團、駐濰縣之王團,陸續將所部軍隊調駐坊子附近,取包圍形勢,以防孫部之逃竄;一面由熊炳琦電召孫氏來省。孫不知是計,來省后鄭熊即與之商酌遣散問題,許以每人發給三月恩餉,繳械回家。孫百萬以事出倉促,莫知所措,當時并未發表若何意見。熊炳琦遂令孫暫住省署,其用意為俟各路軍隊調齊后,始令孫回坊子辦理遣散,以免釀出意外。

4.jpg

  ■孫百萬呈文為遣散的弟兄們申請軍餉和返鄉護照。

  6日,《申報》以《孫百萬游擊隊已解散》作出后續報道。

  茲據坊子歸客云:二日早,膠防司令孫宗先已將各路軍隊集中坊子,計共有四千余人,強迫該軍繳械。該軍司令孫百萬已于是夜由省城回坊子,見大勢已去,亦未有反抗舉動,當即協同孫宗先著手點名,繳械發餉。三日午前11點,即辦理完畢,計兵士1090人,共用洋兩萬余元,收得步槍一百余枝,手槍一百枝、盒子槍三百枝。各兵由膠濟車東運遣散者354人,運往張店遣返者371人,運濟南者365人,地方秩序如常,該地商民俱欣欣有喜色。

  該報道中還附有孫百萬致熊炳琦的電報,茲照錄如下:“濟南熊省長鑒:遵諭繳械發餉已完了,官佐恐仍有私槍,到省嚴搜。孫百萬叩,江。”

  電文表露,此時的孫百萬已背叛了弟兄們,他在極力討好靠攏官府,但官府對他的態度則是:戒備、提防。

  1924年10月13日,《申報》報道說,“孫百萬自游擊隊解散后,即由山東省長委為省署咨議,牢騷抑郁已非一日。”

  此時,孫百萬如虎囚籠,成了無半點實權的閑人,只有象征性的政治名號了。

  (青島日報/青島觀/青報網記者 劉宗偉)

  (注:本版照片均翻拍自青島市檔案館)

責任編輯:張兆新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青島日報官方微信(qddaily)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登錄發帖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報網立場。

上海天天彩开奖视频 球探竞彩比分 体育nba比分 江苏麻将游戏 北京赛车 mg电子不开户试玩 广东26选5 欢乐麻将全集旧版本 百家欧盘足球即时赔率 20120820足球直播预告 皇冠网即时指数